• 做永不褪色的员

  • 发布日期:2021-09-20 09:53   来源:未知   阅读:

  冯彦山,山西吉县人。他生在旧社会,家中生计艰难;所幸长在红旗下,顺利完成学业,并获得稳定的教师职业。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对于的恩情,他愿舍身相报!1977年,几经波折,他终于成为一名光荣的员。40多年来,他始终听党话、跟党走,忠诚教育事业,即便退休仍不忘发挥余热。他说,“不负韶华,不负党恩!”

  我于1977年加入中国,党龄已超40年。值此中国成立100周年之际,回顾我与党血肉相关的成长历程,桩桩件件,往事历历,自是激动不已,而且产生了一种与大家分享的冲动。

  我的第一份入党申请书是在刚上北京师范大学的1964年递给党组织的。然而时运不济,遭遇特殊时期,党组织处于瘫痪状态,入党的迫切愿望化为泡影。直到1972年分配至临汾师范学校,才又考虑入党问题。经过几年的工作历练,党委认为我已基本具备党员条件,于是召集会议,郑重讨论接纳我为中共党员。但当要查看我的档案资料进行政治审查之时,却找寻不到我的档案。在那个年代,一个人没有档案,几乎成了来历不明的“黑人”。由于你的家庭情况、社会关系、个人经历,皆付阙如,故而你的家庭成员、各类亲属中有无不良分子,你本人有无政治问题,组织无法考察,难以作出是否让你入党之决断。党委让分管档案的韩爱珍问我档案何在,我也一头雾水,只告诉她,我当初是分配至老家吉县的,后改派到临汾师范学校。爱珍向吉县方面查询档案下落,答复是未曾见过;又向北师大方面查询,答复是已于1972年发往吉县,且有吉县的回执。看来,我的档案“失踪”了,我心灰意冷,觉得入党无望了!然而,事情出乎意料的有了转机:时任临汾师范学校党委书记的是赫赫有名的李蒲先生。李蒲先生是延安时期的老革命,曾任临汾地委宣传部副部长、临汾市委党校校长,1972年被安置在临汾师范学校担任党委书记兼校长。如此这般,我们有了工作上的交集,而且成了忘年之交。或许因为5年来我的表现确属优良,或许是李蒲先生对我太过喜爱,觉得不让我入党实在可惜,于是提出了一个解决方案——党委集体“作保”,吸收我为党员。他的理由是:这个年轻人虽生于旧社会,但长在红旗下,一直接受党的教育,对党有深厚感情;出身贫农,社会关系单纯,不会有影响其入党的政治因素;工作表现突出,有朝气,能吃苦,教育教学成绩显著,同事评价较高。经过严格的政审,我终于在1977年2月9日宣誓加入了中国。其时,依照中共九大党章,我没有预备期,自入党之日起,便是正式党员。当站在党旗面前,庄严地举起拳头,一句句喊出入党誓词之时,我心潮澎湃,不能自已,霎时感到有了第二次生命,浑身上下充满了生气。入夜难以成寐,入党宣誓的场景一遍遍在脑海中浮现,“永不叛党”4个字,如同雷声贯耳,久久不息。往后的路该怎么走?怎样才能无愧于员的称号?如何才能不辜负党组织的培养与信任……我失眠了,但也对来日有了更清晰的规划。我的档案后来终于找到了。大约在1978年,全国开展清理档案的工作,当时在吉县县委组织部供职的我的学生原胜利在故纸堆中发现了我的档案,并亲自送交临汾师范学校。

  入党申请书中都要交代自己的入党动机。记得我写了两点:其一,我认同并坚信的主张。中国自诞生之日起,便以马克思列宁主义为指导,并在以为代表的人的革命实践中,把马列主义中国化,从而产生了伟大的思想。高举马列主义、思想的旗帜,中国改天换地,建立了新中国,并领导中国人民创造了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巨大成就,使曾经积贫、积弱、任列强欺侮的“东亚病夫”终于屹立于世界东方,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事实证明,只有,才能救中国;所选择的由社会主义到达的道路是无可置疑的,因为它符合历史发展的客观规律,符合马列主义理论的科学论断。我愿意为此而奋斗终身。当年,对党的认识可能肤浅幼稚,甚或有些老套,但于我确是发自肺腑的真诚表达。而且,这种认识在今天似乎更需要坚守。其二,我愿意在中国的队伍中,为人民服务,以报答党的恩情。我出生在一个农民家庭,地处吕梁山区吉县黄河岸边的一个偏僻山村。在我降世的1946年,父亲为避兵役之祸,泅水西渡黄河,被巨浪吞没。父亲辞世时,我尚在母亲腹中,成了“遗腹子”。孤儿寡母,生计艰难,又有两个哥哥先后夭亡。所剩一家5口,在水深火热中煎熬挣扎。母亲一双小脚,拾柴担水,耕田织布,除养活儿女外,还要缴纳官粮、官布、官鞋,苦不堪言!1949年,云开日出,江山易色,拯救了我的全家,让我们过上了安定温饱的日子,我也有机会适龄入学,顺利完成了小学、中学、大学的完整教育,并获得一份稳定的教师职业。古云,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对于天高海深般的恩情,我只有舍身相报于万一!成为一个员,是我的政治态度,是我真心实意的政治诉求,也是我愿为党的事业尽心竭力的实际行动和郑重承诺。当入党的愿望实现之后,我清楚地知道,我应用一生的时光兑现我的诺言,不负韶华,不负党恩!

  入党40多年了,我可以自信地说,我没有辱没员的称号,没有给丢人。回首40多年作为员所走过的道路,我觉得自己一直坚持了几条基本原则:第一,听党的话,跟党走,一切服从党安排。自参加工作以后,我当过教师、班主任、教研组长、图书馆长、教务处副处长、党委宣传部部长、“推普”工作领导组组长,下过农村当路线教育工作队队员,带领学生去过农村实施开门办学,多数情况下是“双肩挑”甚至是“三肩挑”。但从未借故推托,从未计较报酬。繁重的工作与家庭生活难免会有冲突,而我能做到舍己为公、先公后私。第二,干一行,爱一行,不见异思迁,不得陇望蜀。我享受着全额助学金读完大学,在北师大毕业时写的自我鉴定中,我以“忠诚党的教育事业,矢志不渝”作结。说到做到,从1969年至2006年,我一直死守教育阵地,决不动摇。从临汾师范学校到临汾师专到山西师大体育学院到山西师大文学院,终生没有离开“师范”二字。其间虽有为省级领导当秘书的机会,我都坚辞不就,因为我牢记着毕业鉴定中所写的誓言。我的老师启功先生为北师大拟定的校训是“学为人师,行为世范”,又说过“学高为师,身正为范”。我在教师生涯中,非常注意“学”和“行”两方面的修养,并贯穿于教育教学活动,做到教书育人并举。数千学生中,无论从事何种职业,每当听到学生说“冯老师,我们就是照你的样子工作、生活的”,我便由衷地感到高兴,也算不辱使命吧。第三,生命不息,奋斗不止,为党的事业奉献余热。我于2006年2月退休,然而退而即休不是我的所爱,退而不休才是我的追求。先是在学生创办的阳光学校担任校长,有生之年过了一把从事基础教育的老瘾;2011年受邀参与家乡吉县人祖山景区的开发建设,担任人祖山文化旅游开发有限公司的文化宣传部部长,为挖掘“人祖文化”,开拓家乡的文化旅游事业贡献了一份微薄之力。为家乡撰写了《壶口赋》;为人祖景区撰写了《人祖颂》等诗词歌曲及多篇论文;主持拍摄了纪录片《人祖山》和《保卫人祖山》等电视剧、电影;主持或参与编辑了多种关于人祖山的书籍。在我看来,员的身份是没有退休的时间的,无论走到哪里,干什么事情,都要以员的标准要求自己,走一处留下好名声,干一事成为纪念品。家乡领导和人民给了我道德模范奖、文化贡献奖多种荣誉,更为我申报成功了“临汾市国家级顶尖人才”。对此,我只有感谢,并由此获得更多更大“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的力量。

  时光如梭,如今我已是75岁的老人了。临汾市“优秀教师”“优秀知识分子”“劳动模范”的称号、山西省“优秀教师”“优秀宣传工作者”“优秀‘推普’工作者”的称号、“全国优秀教师”的称号已经集于一身,并于1993年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一个教师、一个员有此荣誉足矣,不枉此生,死而无憾矣!然而,所有这一切,一言以蔽之,归功于党的教育和培养!

  冯彦山,山西吉县人。他生在旧社会,家中生计艰难;所幸长在红旗下,顺利完成学业,并获得稳定的教师职业。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对于的恩情,他愿舍身相报!1977年,几经波折,他终于成为一名光荣的员。40多年来,他始终听党话、跟党走,忠诚教育事业,即便退休仍不忘发挥余热。他说,“不负韶华,不负党恩!”www.026789.com